绿色北京 - 网络绿色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977|回复: 26

半途幽州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7 00: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趁着十一假期,徒步幽州峡谷,早已酝酿多日的大计划如期在10月2号成行了,可是为什么对我却成了“半途”呢?我只能说:纯属意外+巧合,如有雷同,你可以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呵呵。

本着绿色北京一贯的原则——户外活动统一办理保险,9月28日,通知所有有意向参加活动的朋友每人须提前交15元用于买火车票和2天的保险,到29日,确定参加的有13人,带着钱准备去买票才想起散布市内的售票点每张要加收5元手续费,而我们到沿河城的火车票才5块5,不合适,而且没提前告知大家有这个费用,所以虽然已下午4点多了,还是决定上火车站买。1小时的车程后到了北京站,排队半小时,买到13张票,6车厢,都有座位。回来的路上接到光卿的短信也去,于是告诉她自己买票,最好6车厢。晚上回到家,打开微博又看到葡萄玲的留言也要参加,于是我们这次的行程15人满员。

接下来是群发飞信再次强调注意事项、办理保险、准备相关材料以及行前最后一次群发飞信通知,没飞信的手按。。。办保险时才发现一帆的小表妹还未成年,要年底才满18周岁,让我们好生紧张了一会,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包括一帆在内的3名90后表现不俗,意志力不输哥哥姐姐们,非常有成为新一代徒步超人的潜质,哈哈。

30号,先后接到光卿和葡萄玲的短信已买到票,而且光卿还买到了6车厢的,而葡萄玲买的晚,只买到了7车厢。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了。1号自由活动一天,晚上9点多回到家竟然零星下起了小雨,到了后半夜雨势还大了起来。而一向不怎么准的天气预报报告说2、3号大风,之前查是好天气才定下活动的日子,有点担心会因恶劣的天气取消。我和老宋商量,如果天气太不好我们就在幽州村走走,然后返回(当时还想着能在幽州下车呢),安全第一。不过大家都很淡定,除了妙妙打电话来说因天冷她和飞鹏不住帐篷、不用我们给他们带睡袋外,其他没一个人对第二天是否成行产生怀疑——一个电话短信都没有。

PICT2299.jpg
幽州峡谷,这是3号早餐营地风光
 楼主| 发表于 2010-10-7 00: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2号早上还是挺风和日丽的,到了下午,风果然越刮越大,但也吹走了雨云,天空很干净。2点48的火车,约定大家2点到火车站集合。12点半准备出门时,糖炒栗子来电话竟然已经到了。2点之前,我们到了北京站前的国旗下(没认出国旗的孩子们,国旗是带五星的啊,是正中最高的啊,周围的红旗可是没有星星的啊。),然后按照名单挨个打电话。极速比我们到的早,然后是秀秀、晓之车、妙妙和飞鹏、葡萄玲、小菜和开栋(大家觉得果冻挺适合他,呵呵)、光卿。 而这时,一帆、志源和佩佩竟然还在西直门。。。国庆假期,有些地铁封站了,挺替他们着急的,也只能再一次对他们强调了火车发车时间和停止检票时间,让他们一定快点。

站前的11个人会合后,时间也不早了,大家一起进站找到在候车室内等候我们的栗子,广播已通知开始检票了。再次电话通知还差2站才到的一帆们下地铁就跑,并留下老宋和飞鹏带着票等他们,其他的人进站上车。等到我们安顿好座位,终于看到后面的5人上了车,大家都很开心。

火车正点发车,葡萄玲没去7车厢,光卿也和我们旁边的一个MM换了座位,这样我们15人就有了从1号到14号的座位,靠着门边,很适合我们做一些小活动来度过这2个多小时的车程。于是先“算账”,给先交费的退钱,再收给另外几个人垫付的钱。然后是大家的自我介绍,我说让每个人介绍一些自己的情况,最好是一些能够容易让别人记住的特点,老宋强调说,要记住哦!晓之车马上就会意了,他旁边的秀秀也开始准备做笔记。。。从妙妙开始,她介绍自己的名字用了“未雨绸缪”和“落英缤纷”两个成语,相当有内涵又有诗意;然后是栗子,她自称“力姐”,当然是对着3个90后说的,呵呵;接下来是秀秀,她从未坐过火车,也从未出过北京;晓之车的名字也很有特点,那就是两个字很像;志源是安阳人,大家要求他对曹操墓的真假给一个说法;光卿来自平遥,大家计划下次出游就去她家了,而且她还是编辑,这次游记归她写;一帆的名字也有特色,先“扬帆起航”再“一帆风顺”,不错;开栋是西北人,而且是最可爱的人;小菜的英文名是LadyFlower,说大家可以叫她小菜或红苹果,大家都觉得“小菜一碟”比较亲切;然后是佩佩,她就是那个17岁的小妹妹,却已经上大一了,而且是学编导的,强啊;葡萄玲来自广元,之前住在上海,来北京没多久,她和广汉的妙妙、广安的老宋以及重庆的栗子马上认上了老乡;飞鹏自称老马,可是后来一帆叫了他半天“老马”他也没反应 ;最后是极速,也就是冰点、极速冰点。。。接下来老宋介绍了绿色北京,开栋边听边用手机上网查到了绿色北京的网站。

绿皮的4415,车慢,站多,而且没有报站,坐在小隔间内的列车员差不多全程都在睡觉,但每次到站都能准确无误的醒来,列车一开动,马上接着睡。我们趁他走出隔间的几次,询问得知幽州无站,知道了到沿河城的大致时间。到达沿河城基本准时,下了车马上感觉到山里的冷。一群人从没有门的车站“出”了站,看到一条干净的公路、公路下的河谷以及河谷对面的大山,唯独没有指明方向的路牌。路边停着一辆小面,已经坐满了人。打听得知此处距离沿河城4公里,问明了方向,大家趁着天未黑开始沿着公路急行。今天到幽州村住宿是不可能了,就住沿河城吧。河谷两边的景色很美,山路弯弯转转,一行人很快就拉开来了几个梯队。光卿背了个小布包,小菜则拎了个挎包,被大家一致评为“逛街的”,不过走起路来却一点也不输其他队友。眼看天色越来越暗,不知还有多远,前面早已不见影的老宋打来电话,让我催后面的队员快走——还有一半的路呢!结果转过山,就看见前面不远处的他们站在村口等着我们,真信了他了!4公里,我们走了40分钟,时速6公里。


2号傍晚,沿河城外的山和云

飞鹏、开栋,老宋和极速分别到村中打听住宿的地点,剩下的人就在村口看着当地人赶羊,看山那边暮色中的云。不一会两组人打听后商量的结果就住在村口的农家院,价格都差不多,但村内的大多满了,我们15人要分2家住。进了村口的农家院,发现4人间只剩2间,双人间也不多了。于是9个女生住2间4人间,2个男生住1间双人间,剩下4个男生利用我们带的4个睡袋院内扎营。房间分配好了,就要解决吃饭的问题了。这农家院的饭菜,价格倒不是很农家,而且还没有米饭馒头。趁着饭菜还没上来,我们玩了“猜名字”的游戏。说完规则后,打算从我右边的栗子开始,她不同意,称让90后先来——“年轻人记忆力好”,于是从我左边的志源开始。大家经过车上的交流、一下午的熟悉,差不多每个人都十分准确的说出了被指的人的名字,每个猜对的人都赢得了所有人的欢呼和掌声。除了——呵呵,开栋先错了,把光卿的姓说错了,把十二钗的宝姐姐的姓氏搞错当然不能不罚,唱歌吧,来首军歌!最后就是一开始就心虚的栗子了,果然她没记住妙妙的名字,把她称作“老马媳妇”,无奈妙妙不认可,称“非官方称呼,自己没这么介绍过”,哈哈,可怜的栗子,你就认罚吧,妙妙可是第一个自我介绍的啊,而且在火车上就坐在你的旁边,还是唱吧!

这个游戏让彼此又熟悉了一点,大家都觉得不错。这时饭菜也陆续端上来了,大家也早已饿了,此时是上来一个菜吃光一个,也顾不得烫和咸,那盛况,参照极速的照片可见一斑。没有主食,菜又接不上时,秀秀提议,玩起了杀人游戏,第一次玩,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我就第一个被无辜的“杀”掉了,法官极速让我留下“遗言”,指出我认为的凶手,看了一圈,就觉得老宋和晓之车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而且他们跟我熟些,于是认定是他们了。被“杀”了,就不用闭眼睛了,当法官第二次让杀手睁眼时,我真不相信竟然是坐我左边的志源和对面的葡萄玲!哈哈,果然还是其他玩过的人有经验,连杀手杀人的规律都知道——坐旁边,拇指向外一指就搞定;坐对面,指起来更是容易——果然最安全的地方就最危险,我根本没想到原来杀手就在我的旁边啊!睁着眼睛,可以观察全部过程,看到了作为警察的飞鹏和光卿正确锁定了杀手,如此他们在辩论时说的话就格外有深意,而之前,谁也不知道其他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也许这就是这个游戏的魅力所在:心理、语言和表现。

吃过饭,游戏也玩的差不多了,大家又A了饭费和房费,饭费总共260元,15人每人出18,收上来270,多出的10元大家决定作为公费活动中使用。扎营的兄弟们开始支帐篷,引得好几个MM围观赞叹外加帮忙。

向老板打听了一下路线,才知道此处位于幽州相反方向,去幽州,要先走回火车站那4公里,听说我们的计划,老板都觉得不可能,因为沿河城距官厅水库有35公里,水库到官厅火车站还有5公里,全程大于40公里,而且幽州开始路不好。他建议我们,如果下午3点才到旧庄窝,就要包2个“三蹦子”,这样才能赶上4点半的回京火车。和飞鹏等商量后,决定第二天6点出发,先看沿河城的古城墙,然后急行军向官厅进发,实在赶不及就包车。定下来就不担心了,回到房间,几个MM已经睡了,和妙妙约定闹钟时间,大家分头睡觉,一夜无话。
 楼主| 发表于 2010-10-7 00: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3号早上5点20,我的闹钟响了,屋内的几个人似乎都没听到,起身看看院里也是一片寂静,只有远处的鸡鸣偶尔传来。有点不忍心叫醒大家,于是又等了几分钟,看到隔壁房间的灯光亮了,也开灯叫醒了大家。走出室外,空气清爽而冷冽,墨色的群山之上,一弯残月伴着星辉挽着薄如蝉翼的云纱,恬静美好。


白水镇

风大,但感觉不是很冷,想着一会走路一定很热,于是没穿备用的秋裤,带的背心也让小菜穿上了,大家收拾完就向村内的古城冲去,不到6点,天光已经很亮了。古城“白水镇”城门不高,甚至可以说很矮,看得出旧日的护城河,现在已长满了蒿草。心里想着张楚的那首《西出阳关》,“我站在边墙上,边墙还很长,有人把话,刻在石头上……”,不过这里却没能寻到太多的沧桑,小城内院落整齐,街道干净,有着朱漆圆柱和灰白墙瓦的戏台是古城的中心,戏台对面那棵老槐树,如今伫立在小街正中,以往的日子里,它的阴凉下应该坐满了闲来听戏的村民吧?


戏台


古树
 楼主| 发表于 2010-10-7 00: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0-10-7 14: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xue辛苦了,给大家买火车票真的不容易~~嘿嘿,期待后文
发表于 2010-10-7 21: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围观图文~片子很漂亮~我喜欢白水镇这个名字,有水乡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0-10-8 00: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辛苦,呵呵,今天继续写。


朱漆大门


矮墙上堆着木柴

此时时间尚早,除了我们,城内几乎无人走动。斑驳的大门,古朴的石阶,堆放在矮墙上的木柴,还有掩映在绿荫下的宁静小院……若不是停靠在路边的车辆和头顶交织的电线提示,眼前的一切让人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时光。城不大,沿着主街走去很快就到了边缘,一堵残墙在这里被街道分为两半,一侧的墙头上已长出一株小树,衬着朦胧的晨光立成了一株优雅的剪影,小树的上方,是那弯已变白变淡的月亮。另一侧立了一块碑,写着“沿河城与敌台”,妙妙对这个“与”字发生了兴趣,认为在这里是用作动词,当“御”讲。大家在这里一起合了个影,那位腼腆的农民大哥拍的照片还真不错。


古城墙上的小树


城内合影


他们是这里的主人

原路走出小城,一辆农用三轮车从身后驶来,大概是早起的村民去忙活生计了吧。告别一夕之缘的沿河城,全队开始顶着大风在山谷中向着幽州的方向前进。我努力走啊走,不时跑几步,还跟身边的妙妙吹嘘跑了不喘是最近每天和老宋到学校晨跑的结果,可是每次没领先一会就被匀速前进的妙妙赶上了,我们已经是队尾,看来走路的确不是我的强项。

今天的活动主题之一是捡拾垃圾,公路边还算干净,但偶尔也会有塑料袋、矿泉水瓶等,因前队已走出很远,开始我还想先赶路吧,等追上大家了再让大家一起捡。不过后来实在看不下去几米出现的一点垃圾,还是拿出了准备好的袋子,和妙妙一路捡了起来。这一捡,我们准备的大垃圾袋竟然渐渐鼓了起来,在大风中拎着也真有些分量。

 楼主| 发表于 2010-10-8 08: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家的不同形式


看哪边的都有


残墙
 楼主| 发表于 2010-10-8 00: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7点过,估计已走出5、6公里,前队在一处河滩边停了下来,我们赶到时,大家已开始吃早餐。河里的水不多,却清澈见底,洗洗手,极速提醒,“水很凉”,的确,不过对走得热的我来说也很舒爽。早餐后,大家开始对着秀美的河谷一阵猛拍,并且拍下了第2张合影——我和老宋仅有的与大家的第二个合影。再次整理好背包,准备继续出发。我向大家再次说明了一下注意事项:风大、幽州以后路不好,下面的路程就不一味急着赶路了,大家可以一边捡拾垃圾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并且要注意安全,前队到了中午就停下来午餐等候后面的人马。大家听后纷纷拿出了准备好的袋子开始出发,志源还拎走了我们先前捡的那一大袋垃圾,此时又增加了不少早餐后垃圾的分量,而在我未掉队前,他一直拿着,真是个好小伙!


早餐营地合影

本想这次尽量跟上大部队的步伐,不想一停下来,先前赶路的热气很快被大风吹走,再一模身上的T恤,背包的地方已经湿的可以挤出水来,仍然没有觉得很冷,不过依然穿上了老宋脱下的背心。妙妙、秀秀等也开始加衣服,帮着他们收拾完上了路时,我们还是队尾。渐渐的,我又成了最后一个,妙妙一直陪在我身边,一起捡垃圾,风小时聊聊天,一起看山中相近相似又变化无穷的景色。一处的山在我看来有些像乐山大佛,指给妙妙看,她也觉得像。


老宋拍的山,不像我说的那个。
 楼主| 发表于 2010-10-8 00: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又走出了几公里,刚和妙妙聊完她对某些塑料过敏没多久,我的手指感到有点涨和麻,还有轻微发痒,伸出看看,一片泛红的小疙瘩已有开始肿起的迹象。忍耐了一会发现情况在发展,告诉了身边的妙妙,她觉得也许我也对塑料过敏了,接过了我手中的垃圾袋,并找出牙膏给我的手背抹上。可是没多久,我已感到耳后、脖子、前臂,最后是脸上和小腿也开始肿了。去年冬天去上课,走的急了一热又被冷风一吹,进到教室里耳后、脖子常会肿起一些红包,像是被蚊虫咬了,有些痒,但2、3小时后就会消失,心里知道现在的状况和那时一样。妙妙开始有点担心,这时看到了前面的老宋和飞鹏,他们走的很慢,后来停了下来拍对面山上路过的火车,想必他俩是因迟迟看不到我们而有意停下来等我们吧。妙妙怕他们走了,于是喊他们,可是火车的声音很大,她回头告诉我她先过去叫住他们就急着跑过去了。我继续向前走,看到老宋听了妙妙的话皱着眉头向我走来时,我竟然开始感到眼花、心慌和恶心了。赶快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又喝了点温水感觉好些。飞鹏也说应该没问题,是风过敏,风太大,皮肤没有适应。一坐下来,又很冷,这时感觉好点了,决定继续走,没走几步,那种头晕眼花的感觉又来了,知道自己可能不能继续走了。此时飞鹏和妙妙已拐过一个弯不见了,我坐下来,趁着四下无人加上了秋裤。这里手机没信号,老宋只能追到前边去通知一下他们俩。老宋用背包给我挡着风就向前追去了,我坐在路边,竟然渐渐开始冷的抖起来。寂静无人的山谷里,只有狂风的呼号,望着苍劲的群山,感受偶在厚重的云层后露出的阳光洒在身上的热度,心里是对自然的敬畏与感恩。


老宋拍的火车,我和妙妙正向他们走过来。我就在这附近返回了。

等了一阵,没见老宋回来,我挥手拦下了一辆路过的面包车,司机有一点迟疑的停下了,我请他带话给前边十几人中的极速,说我过敏了,可能要提前回去,请他带队照顾大家。司机点点头开走了,我却忘了告诉他我的名字。这时老宋坐在一辆三蹦子上回来了,原来飞鹏和妙妙看我们一直没跟上来,在前边等我们,那附近有人家,老宋告诉他们要送我回去,请他俩和极速、晓之车等一起带队照顾大家后,就找了一位农民大哥约定一人20元送我们到沿河城火车站。此时我已抖的厉害,好不容易爬进三蹦子的后车斗。开车的师傅见我的样子和老宋说最好拦一辆北京来玩的车直接把我们拉到斋堂等地,那里有医院,也有直接回京的汽车,而沿河城火车站,由于最近假期车上人暴多,没有下车的列车员经常连门都不开。于是谢过师傅,他没有要任何钱就掉头回去了。路边又剩下我和老宋,找出了睡袋把自己装进去,感觉好多了。等了许久只见往幽州的车辆没有过来的,睡袋也渐渐不顶事了,只好让老宋又跑回开始的地方找农民大哥送我们,没多久,老宋坐着一辆私家车过来了,后来他告诉我,找到那里那位农民师傅已经出去了,路边停了一队一个单位集体出游的车队,他向其中一位说明了情况,请他送我们到沿河城再返回,对方已经被说动了正准备去请示领导,刚好看到这边的车驶过来,于是拦下并顺利搭车。可惜的是我们两个稀里糊涂的都忘了问驾车的夫妇两位的姓名,也没记下人家的车号,只在聊天得知他们是昌平的。不能当面致谢,只能在心里感谢你们在我们遇到困难时伸出的援助之手,祝福你们。

我们又一次稀里糊涂的错过了火车站,大概也是因为觉得到那里也不一定搭的上火车,所以乘着这对夫妇的车回到了前晚投宿的农家院,决定在这里休息一下再找车去珠窝坐汽车。向老板打听后得知最近的是斋堂,但他要送我们的话要100元。此时已11点多,中午比较热了,我和老宋吃了点东西,又喝了些热水,感觉好多了。我又把老宋之前从飞鹏那里拿来的雨衣穿上,全副武装离开了这个农家院,打算我们两人慢慢走到斋堂去,11公里,不算远,实在不行我们就搭车,也可以露营,帐篷睡袋都有,吃的也够,而且还有老宋帮极速背的罐头,前晚等着吃晚饭时极速想打开被老宋制止了说今天路上吃,结果成了我们独享的了,真不好意思啊!

决定下来了就不着急了,我想再去看看村子,于是又一次进村,顺便打听了一下线路。出村向着斋堂方向还没走几步,后面来了一辆车,停在我们身边问是否去斋堂,他是送人过来,现在空车返回,所以能拉一个是一个。我这时感觉不错,还没想搭,不过和司机多搭了几句话,问知每人收10元,觉得价格还挺公道,老宋还价15对方也接受了,于是我们两个的徒步正式结束了。

这边的路上风景不如幽州峡谷,主要是没有水,又有多处在修路,路过了几个小村感觉不错,还看到了929的车站,据说修路前有一趟929的支线能到沿河城。12点过到达斋堂,路边买了几个柿子然后等车。开始的一趟929不知从哪里下来,过道都站满了人,老宋又说咱们走回去,可是929都要走2、3个小时,我们肯定是走不了的啊。1点左右,一辆斋堂始发的929过来了,全体候车的人都有座,我和老宋欣赏了一会风景就全都睡着了,没看到多少风景,但发觉这边的路上河谷开阔,农庄林立,游人拥挤。3点半左右,我们在苹果园地铁下车了,又坐了1个多小时的地铁回到家。提前已告诉家里回家吃饭,爸妈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929车上拍的风景

回来的路上,手机有信号的时候就给飞鹏、妙妙或极速打电话,担心队员的情况、担心时间是否够用、担心是否顺利买到火车票……当得知全体人员无一人掉队,并且在下午2点多就到了官厅水库,真是非常意外和高兴!虽然由于火车晚点大家到京时间较晚,但所有人员都能顺利、安全、成功的走完全程,而且超出了事先计划行程十多公里,我们真是由衷的为大家高兴,并且由衷的感到放心,因为有飞鹏、妙妙和极速,也由衷的感到抱歉和遗憾。

晚上,下了火车的妙妙、极速、栗子等先后打电话、发短信报了平安,妙妙还约我们5号去果庄,这次中途无奈退出,受到这个邀请我和老宋马上答应下来,于是又有了5号果庄的美妙一天,请继续期待下篇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绿色北京[GBI] www.GreenBeijing.net ( 京ICP备05020881号

GMT+8, 2018-7-19 23:34 , Processed in 0.35786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