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北京 - 网络绿色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790|回复: 5

天际笑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2-26 22: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际笑容

绿色北京,自然之友,以及热爱环保的朋友:
      在藏历新年来临之际,向所有环保界人士,道一声,扎西德勒!!!
我是一名野牦牛队员,野牦牛队自成立到现以经有十一个年头了,在这当中,我们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到目前为止,还在可可西里的我们当中的队员也只剩下几个了,而我们更多的人还在为生活而奔波,我在所有的队员里,不是第一个要求来可可西里的人,也不是第一个离开可可西里的人,更不是最后一个,在这离开的队员当中,我不算是过的最好的一个,也不是最坏的一个,世界之大,堂堂男儿,总能找到一口饭吃,起初来可可西里的目地也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在此大谈我的理想,更是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是从开始到现在,在我的思想上也产生过很多次矛盾,有负出,有得到,有理解,也有排斥,伤心,绝望,甚至有冲动。

       对于这些,我的看法和认识随着时间,也在发生着改变,在我们这些人当中,有好的,也确是有不好的,无论怎样,无论好与坏,都以经是过去了,但只少我们来过,也深深的爱上了这片土地,更是爱上了这份职业,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还要回可可西里,这只是一个时间的关系,无论我以什么样的身份。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把自己和自己的一切都给于了这片土地,现在是,将来更是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很想念那里,想起了我的野牦牛队,想起我们敬爱的扎书记,我不知道今后还有多少个十一年,但只要我活在这世上一天,那些人和那片土地将会成为我的人生目标,直至到亡。

在藏历年来临之际,      向所有的我的战友,和所有关心过可可西里和野牦牛队的朋友,说一声,新年快乐!

                                                                                                    :牧羊人
发表于 2006-2-27 06: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我无法从你的帖子中看出你是哪一位队员,但是我们诚挚的祝愿你藏历新年快乐。

相信那些疾风骤雨的岁月留给你的不仅仅是简单的记忆印痕,而是一种是他人无法拥有的精神财富。

我在前年底见过你们部分队员,不知你当时可在。

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近况,但是,如果你们遇到什么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力帮助你们。
 楼主| 发表于 2006-3-3 23: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宋:

       您好!也祝您一切都好!

       那一年下去的队员当中没有我,因为很多原因,我在这里也不想把自己的名字透露出来,真是抱歉,但是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我们的好朋友,从心底里讲,我有时不知道怎样面对你们这些朋友才好,是你们一直在帮助和支持我们,让我们,至少会让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现在也是一样,而使我最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坚守那片净土,我知道无论在那里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但从感情上讲,我还是更愿意在那里生活,在那里工作,在那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离开可可西里的这些日子里,我尝试着不同的各种生活方式,甚至想把所有的过去都抛在脑后,可是到了最后,都因失败而告终,我承认,前一种的生活工作方式,确有感性的东西在里面,但过了这么久,自己也想了很多,至少现在我可以以更理性的认识来对特这一切。不说这些事了,我可能有一段时间不在来留言,因为现在有一些事,不能来上网,到时我上来在看你的留言,祝一切好运!!!
发表于 2006-3-4 18: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看到你的留言我很欣慰,我发现你们已经走出单纯的可可西里情节,变得更加理性了。

对于可可西里,不是你们没有坚守,而是一股非你们可控的力量将你们硬生生的拽离了那片至今让你们魂萦梦牵的土地,我看到过你们的那段录像,心里酸酸,而且感觉到我们的无能为力。

其实,有时候也极端的去想,如果没有那席卷全国的可可西里宣传风暴,你们也许还在守护那片神圣的土地,而可可西里的很多生灵也会因你们而逃过劫难。。。。。。可可西里即使无言,却是能够完整地留下你们的纯真传奇(而细节、个体的毁誉最终是次要的),也许比现在好,而且甚至我肯定比现在好。

但是,一切过去了,不需要抱怨,需要的理性的面对现实。而这,曾经似乎是缺少的,我在见到一些队员后也试图能够给他们一些新的理念,能够带去些改变,然而,很难,毕竟他们更多的是可可西里反盗猎“实干家”。我们生活的环境不一样,而且,现在外界的赞誉和盲目的跟捧反而让这一切变得很难,自始至终,队员们实际上都很无助——在眩目的光晕中无助到茫然,甚至。。。(这里我不愿意说的词,不忍说。实际上,在野牦牛队解散后,我是反对单纯的给队员们捐款的,那样会害了他们,不知道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我跟一个曾经与你们并肩战斗过的战友讨论过队员的路,然而最根本的还是需要自身的改变,外界的任何努力毕竟是外因。

之后听过很多的事情,关于管理局等等。。。。。。其实到了最后,没有一个人和组织能够掌控这个局面,可可西里只能听天由命。而这天,被可耻的旁观者盖住了。

然而,不论如何,野牦牛队应该不仅仅是在荒原驰骋持枪反盗猎这么简单,他应该是一种精神,打不倒的精神。有了这种精神才会像你说的——“我知道无论在那里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

还是同样的话,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们能帮助的,我们会尽己之能。

其实自从上次与队员们的分别,我就一直在等你们的消息,我觉得,野牦牛队不应该是可以推着走的队伍,而是一个可以自强不息的坚实力量,他们因该自己站起来,如果过多过细过具体的外力关怀成了主要力量,野牦牛队也就离消亡不远了。

很久没有听到你们的声音,看到你的留言,真的很欣慰,我觉得野牦牛队还会在!真正正宗的野牦牛队还在(不是那个或者哪几个队员可以代表的,作为曾经的队员,最多可以说我们曾经是队员,只有拥有并能够坚持传承野牦牛队精神的队员才有资格代表野牦牛队!)!

很久没有就可可西里和野牦牛队问题说这么多自己的话,看到你的留言,我想说了,很激动,我又看到了野牦牛队(以前我一直没去过可可西里,但是我觉得我看到了野牦牛队,后来我跟很多队员见过,但是我却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看到野牦牛队,只是看到野牦牛队曾经的队员)。

以上也可以说是我个人观点,对错与否,请勿记心。

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是认识的了。祝你一路走好。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找到过北京的队员,他们有我的联系方式。
发表于 2006-3-7 23: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老宋说的话有点激动了,说了很多心里话,激动也是一种好的表达方式,虽然有一些话不中听,但的确是能真正体现出一个关心“野耗牛队”的人,从索书记到扎书记,“野耗牛队”不是一个人的,也不只是属于一个团体的,这四个字里头包含了很多的东西,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种国人精神,也是一种集体的反思,对于环境,对于与我们一起生存的生命的反思。惊醒的日子总是让人充满了激情,可是激情终要退去的,有如老宋所说,在所有的赞誉和跟捧后面,就是苍白。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想很多人都寻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无论是老宋还是野耗牛队抑或是我,我们都在这一个大事件里得到了许多。说实话,我相当喜欢和野耗牛队的兄弟们在一起,他们都是汉子,无论是唱歌跑调的扎西,还是在酒桌上热泪长洒的仪加,都是好汉子。但是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并不是好汉子就可以了,转换角色是一种坚难的开始,意识的调整是需要很大的力量,但我相信野耗牛队的兄弟们都能调整过来,从一个拿枪的武装反盗猎队员变成一个在意识上、精神上、行为上洋溢着环保力量的人。

  无论以后的生活遇到了什么,我想,我们永远都会是朋友。
发表于 2006-3-8 08: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侠客露面:)
我想在合适的时候我们也许还能做些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绿色北京[GBI] www.GreenBeijing.net ( 京ICP备05020881号

GMT+8, 2018-8-22 07:33 , Processed in 0.31068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